快速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过程资料
教育研究方法三则
 

 

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 彭钢

三个问题

1、方法的意义;

2、方法的认识;

3、方法的运用;

1、方法的意义

是联接未知和已知、不确定到确定的桥梁。方法决定过程和结果,在相当程度上是正确判断;没有方法就没有“确定”的过程和结果,只有似是而非的“观念”和模糊的“联想”。

方法帮助我们超越经验判断

一切“经验科学”的特点是要基于经验而又超越经验,教育学是典型的经验科学。如何超越经验?一是依靠方法,二是依靠理论,二者紧密相关。方法和理论帮助我们从丰富、杂乱、无序的现象和经验中找出确定、清晰、条理化的规则、原理和本质。

形成系统化的思考和表达

对某一问题形成清晰、完整、深入的描述和表述,我们称之为系统化和结构化。系统化、结构化是科学研究的基本特征之一,也是科学思维与其他类型思维的显著区别和差异。方法使我们平时的零星思考汇聚、集中、结构化地呈现,联结成为一个完整的系统,形成结构化的表述,基本特征为三:序列化、层级化和模块化。

方法的发明预示着重大突破

200年前社会科学运用物理学的力学原理场域理论获得了重大突破;人类学运用田野方法深描方法获得了重大突破;文化学运用跨文化比较方法获得了重大突破;近年来认知心理学运用人工智能的反向工程法和生物演化理论的模式识别获得重大突破……

案例:婴儿“眼动实验”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心理学家就通过婴儿的眼球运动来探索婴儿的思想——这是婴儿能够自主控制的极少数的行为活动之一。眼睛真的是观察婴儿心灵的窗户。婴儿的注视时间,他们盯着某物或某人看的时间长短,可以向我们传达很多他们所思所想的信息。

(《善恶之渊》,美国,保罗.布罗姆,浙江大学出版社,第15页)

“眼动实验”的本质:注视时间

“注视时间”的研究方法,就是“习惯化”,婴儿与成人一样,如果重复看到相同的事物,就会因无聊而不再看它,由习惯化所导致的厌倦是我们对重复出现事物产生的自然反应。由此很多心理学家设计出各类以婴儿为研究对象的心理实验,证实了我们所无法证实的很多结论:包括婴儿思维与成人思维没有本质差异,婴儿可以根据“错误信念”判断他人行为,婴儿具有分辨“好人”和“坏人”的能力等。(参见《善恶之渊》第一章:婴儿的道德生活,第15-26页)

证实了托马斯.杰斐逊的伟大预言

人终将是一个社会性的人,因此这也是他道德形成的目的。他仅被赋予了与社会性有关的对错之感。这种对错感就如同听、看和感觉一样,已成为他本性的一部分;而这也正是道德的真正基础……道德感,或者说良知,就像一个人的大腿和胳膊一样,是他身体的组成部分。

研究自身的专业化

研究自身的“专业化”,重要标志之一就是能否合理、有效地运用“方法”(广义):专业化选题、专业化设计、专业化实施、专业化推导出研究结论、专业化解释研究结果、专业化表述等。方法是研究自身专业化的重要表征,缺失方法的研究,就是缺失“专业性”的研究。

教学改革需要方法的支撑

教学改革与教学研究的紧密结合的基本趋势,提升教学改革的专业化和科学性的普遍趋势,要求我们更为自觉、更为有效地形成和培育“方法意识和能力”。教学改革项目应在方法的运用上走在前列,应主动寻求研究方法的专业支持。

2、方法的认识

三个层面的方法:

广义的方法:一种思维方式(认识世界的方式)

中义的方法:一种研究设计(选题、框架、过程的总体)

狭义的方法:一种具体方法(获得某种确定结果的特定路径)

研究案例:课堂笔记与学生成绩相关性研究(美国·中学·八年级数学)

史蒂芬·金女士的研究设计:

问题:本班一名黑人学生斯通智力一般,但数学成绩一直很好,课堂笔记特别认真。二者之间有联系吗?如有,可找到普遍提升数学成绩的可行路径。

设计一:要求全班学生按教师规定的统一格式做课堂笔记,连续上交课堂笔记一月。

分析结果:1、成绩特好和成绩特差的孩子课堂笔记比较简单;2、成绩特差的孩子中有相当一部分孩子的智力不差于斯通;3、斯通强调通过笔记的方式强迫自己认真听课,找到并记录教师讲解中不懂的问题,课后想法弥补。

第二轮研究:强化针对性

设计二:

▲以斯通等中等智力学生的课堂笔记为基础,形成3种学生课堂笔记范例:

A模式:只记自己感兴趣的课堂笔记;

B模式:以记录自己听不懂的问题为主,辅之以课后弥补;

C模式:全面记录的课堂笔记。

▲在自愿的基础上建立ABC三个数学学习小组,人数基本相等,按三种方式坚持做课堂笔记一个月。

▲分析结果:1、对中等智力学生而言,课堂笔记能够普遍提高学生学习注意力,直接影响学生学习成绩;2A模式对中等智力及以下学生影响不大;B模式对学生成绩影响明显;C模式多数学生无法坚持,但坚持下来的效果极好。

第三轮研究:跟踪性的个案研究

数学成绩提高最快的是两个坐在一起的女孩:白人女孩芬尼和黑人女孩凯瑟琳,她们一起学了速记。纵向跟综研究共三年的结果如下:

         1、二者是好友,具有极大的相似性,即性格温和文静,智商中等(108106

         2、从9年级到12年级,俩人数学成绩一直十分稳定,并有效迁移到其他学科,尤其是理科成绩一直较好。

         3、对中等智力的学生而言,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智力,而是以下三个因素:喜欢排第一位,毅力排第二位,同伴的相互支持排第三位。

史蒂芬老师的研究特点

1、具有改变自身教学的强烈意识和自觉行为,努力追求教学的高品质;

2、善于从自身教学和学生成长的细节入手,发现问题所在,并把问题聚集到课堂笔记上;

3、通过系统的方法设计(预思水平和能力),有意识地干预自己的教学和学生学习,逐步形成明确的认识和结论。

从思维方式的角度看

总体上看:运用了归纳法而不是演绎法,更不是解释学。“归纳法”是所有实证研究的思维特质,而演绎法是所有论证和推理的思维特质。

将归纳法与比较法相结合,采用了排除式,用对比的方式证明记笔记和如何记笔记才能提高专注程度,从而提高学业水平;

将归纳法与跟踪法相结合,从而证明意愿、习惯等非智力因素在学好数学中的作用。

从研究设计的角度看

根据观察提出假设:课堂笔记与学业成绩相关;

三轮设计逐步推进:第一轮研究一般性地记笔记、第二轮研究三种记笔记的方式,第三轮研究全面记录的方式。

突出了“预设”和“筹划”的功能和作用,而“反思”正是对自身和预设的反思,而不是漫无边际、主观随意的反思。

从具体研究方法看

一是通过前后期的对比实验(非严格控制面向全班的)考察记笔记的一般效果,分离出记笔记的方式和类型;

二是通过同期的对比实验(稍微严格控制,划分为三个组),考察不同方式的笔记效果;

三是通过个案研究,纵向考察某种特定方式与特定对象之间的相关程度。

海德格尔关于“数学”的名言

为何说一切研究都是“数学”的?为何将“数学”作为科学研究的通用工具?

海德格尔以哲学视野区分了三种层次:

一是“数学性”,是逻辑的、理性的、清晰的,因而也是确定和有序的。

二是“数学地”(状语),即有预设、有筹划、有事前的精细设计;

三是“数学的”(定语),即数据化的表述、数学模型的建构、可以量化的结果。

3、方法的运用

就目前我们所运用的实证研究方法而言,大致有以下三种类型以获得以下三种认识:

一是解决“条件组合”范畴的方法,如经验总结、经验筛选、行动研究、叙事研究等;

二是解决“相关关系”范畴的方法,如观察法、调查法、案例研究等;

三是解决“因果关系”范畴的方法,主要是指实验法、准实验法、自然实验法等。

黑箱、灰箱与白箱

黑箱研究:“条件组合”是一种最简单、最松散、最粗糙的相关性,要求最低,输入一组条件,产生一个确定的结果,至于为什么,不知道、不清晰;

灰箱研究:“相关关系”是一种前后时序上最简单的“因果关系”,具有一定的确定性,即二者或正相关、或反相关,或零相关,但也不追究内部机理;

白箱研究:能够发现因果关系的研究,称之为白箱研究,是一种最严格、最确定、最清晰的相关性,如一因对一果,要求最高,也是自然科学追求的目标。

而作为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教育学,追求的主体应是相关研究,主要运用的方法是观察法、调查法和案例研究法等。

作为研究方法的具体操作——

与研究方法的步骤紧密相关:

1、具体的研究方法规定了具体的研究步骤;

2、不同的研究方法有不同的研究步骤;

3、均包括以下三个阶段资料的收集资料的分析(检测)资料的整合(写作)。

不同的方法收集不同的资料

文献研究收集的是观念型和经验型的资料;

观察、调查、实验收集的是数据型的资料;

案例研究和叙事研究收集的是事例型和数据型的资料;

行动研究收集的是方案和操作的资料……

研究方法聚焦于研究资料的收集、整理、分析和综合。

要高度重视资料的收集!!!

“研究”与“工作”的重要区别:

1、资料收集的重视程度:对工作来说,及其效果最重要;对研究来说,后所获得的资料最重要;

2、资料获得的程序性:通过特定的程序和规范所获得的资料,而不是随意获得的;

3、资料获得的完整性:是研究对象的全部或全程资料,而不是个别的或局部的;

4、资料获得的客观性:是主体不带预设所获得的资料:如宗教信仰、主观经验、感情色彩和思想偏见等。

案例:关于儿童合作与竞争的研究

关于儿童的竞争与合作,学者认定是儿童发展中的重要社会化过程。前期研究已经认定从婴儿开始,母婴之间就开始合作;学前期在成人指导下进行合作,3岁左右就已经发展出了设定共同目标,进行合作的社会性技能。

问题是:不同文化背景之下,譬如城市和乡村,儿童合作与竞争是否具有差异性?

“合作板”设计

研究设计分三个维度:

对象设计:随机选择两个儿童组(太平洋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共8名儿童,一个小组(4人)的儿童来自传统社会,生活方式建立在合作的基础上;另一小组(4人)来自城市化的环境,受到迅速现代化的影响。

操作设计:要求四人小组合作画线,要求每一分钟尽可能多地成功画线:即一次画一条通过数字圆圈的直线;每个小组有六次机会。

奖励设计:成功一条奖给儿童一个硬币,前三次群体奖赏,后三次个体(一对)奖赏。

结果统计

结果令人吃惊:在群体奖励的最初3次尝试中,两个小组没有显著区别,而且每一次都有提高;在单个的奖励的后三次尝试中,农村小组每一次合作成功都明显高于城市小组。

结论是否具有普遍性?

研究者用“合作板”继续进行观察性的研究:

墨西哥的乡村和城市儿童;

以色列的乡村和城市儿童;

哥伦比亚的乡村和城市儿童;

黑足印弟安儿童和加拿大城市儿童;

毛利儿童:新西兰乡村与城市儿童。

结果均是前者比后者更具有合作性,从而揭示出:乡村居民更倾向于合作,因为合作与舒适、亲密紧密相关,而竞争与紧张和疏离紧密相关。

基于数据形成结论

基于数据的研究,其实准确的表达是“基于数据形成结论”的研究;

这里的数据是广义的,包括观点、经验、态度、意愿、做法、案例等,一切能够数据化的和非数据化的“资料”;

无论是研究前获得的数据、研究中获得的数据、研究后获得的数据,都需要特定的研究方法来采集,以形成系统的、连续的、一致性的数据。

一项跨国研究所提供的数据

表明三个结论

1、儿童中期与儿童后期的自尊领域总体倾向基本一致(排位顺序也完全相同),初中学生身体形态与小学生的身体形态不同,但心态和需求相同;

2、在身体外貌社会接受性上表现出明显不同,初中学生前者明显下降,后者明显上升,儿童中期与儿童后期的变化;

3、儿童心态和需求第一位的是身体外貌,我们如何去尊重他们的需求?

三点小结:方法的本质

一是提供了如何收集研究事实和资料的规定程序和技术,以保证我们能够获得有效的事实和资料;

二是提供了分析事实和资料的基本手段和工具,以保证我们能够逻辑地获得推论和结论;

三是使“陌生”的事实和资料变化成为“熟识”的东西,从而建构“系统性”和“结构性”的知识话语。

案例:《儿童的秘密》

马克斯·范梅南和巴斯·莱维林合著《儿童的秘密——秘密、隐私和自我的重新认识》,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1月第1版。

巴斯·莱维林:荷兰育奇特大学(著名的现象学“育奇特流派”的发源地)教授,《国际质性研究方法》期刊的欧洲编辑。

解释学的研究方法

四个主观问题:

我们请孩子和成年人回忆小时候的秘密体验,想知道他们记忆中“不让”父母、兄弟、姐妹、其他家庭成员或教师知道的秘密,以及与这些人分享的秘密。下面是向他们提出的问题:

●你还记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向父母、兄弟、姐妹或其他与你关系密切的人保守秘密?(回忆一下那些岁月,看能否想起一件事件。)

●你保守的是什么秘密?一个想法?一件物品?一种感情?还是你做过的什么事情?

●你有没有什么藏身或藏物的秘密地点?如果有,能不能描述一下那个地方?

●这种保守秘密或与人分享秘密的体验给你带来什么感受?譬如说你的身体上有什么感觉?在父母、兄弟、姐妹、爷爷、奶奶或者老师面前,你有什么感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什么样子?

▲通过探索儿童时代经历的性质,并把这些发现与人类科学和人性进行比较,我们希望能够捕捉到秘密对孩子们、年轻人以及成年人的成长与发展所具有的意义。

片断一:飞向不了岛

《儿童的秘密》第18页: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我就知道自己很特别,因为我的名字叫文蒂(Wendy)。我知道有那么一个夜晚,彼得.潘会来到我的窗前。我的秘密就是:我已经决定跟他走,去不了岛(我已经知道路线是:从第二颗星转右,然后一直向前走到天明)。

      每天临睡前,尤其是当我亲一亲爸爸并向他道晚安时,当妈妈帮我盖好被子时,我都清晰地体验到自己的秘密,那种心里藏着什么事的感觉。在那一刻,我十分清楚自己在向他们隐瞒着什么。尤其是妈妈每天照例把窗户打开一点点让夜晚的新鲜空气进来时,这种秘密体验被更加强化,……因为妈妈一点也不知道打开窗户意味着什么:正是从这扇窗户,我和彼得潘飞向不了岛。

       我的秘密让我觉得自己很特别、很勇敢、很独立——

片断二:“罗斯的家”

《儿童的秘密》第34页: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喜欢坐在一个亚麻织品做的衣柜里。柜子里有一个很大的架子,刚好够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抱膝坐在上面,周围都是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单、毛巾和枕套之类的东西,很舒适的。柜子里有灯,我总是把灯打开,爬上架子,然后坐在里面看书。

虽然家里人都知道我在用那个柜子,但它仍然是我的秘密之所;而且爸爸还用硬纸板给那个亚麻衣柜的门做了一个标志,上面写着“罗斯的家”。在这个柜子里,我可以想像自己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个世界就是我所读的书带给我的。

叙事的层次

全书共选用74个叙事片断,总共有四种类型:一是关于自己小时候秘密的叙事片断,二是成人关于孩子有秘密叙事片断,三是观察者纪录的孩子有秘密的叙事片断,四是源于文献关于秘密的叙事片断(哲学、社会学、文学、史学、美术等)。

三个研究角度的聚焦

一是作为“过去时”的儿童秘密,是真正属于儿童时期的但经过想象加工的秘密;

二是作为“现在时”的儿童秘密,是成人通过观察儿童、倾听儿童、体验儿童生活所描绘出来的儿童秘密及其“存在状态”;

三是作为“一般时”的儿童秘密,存在于过去的文献和著作之中。

分析框架与主题分布

结论及其表述

 

结论一:儿童的秘密是儿童在向外部世界探究的过程中形成和建构起来的关于自己、关于他人、关于世界的“恰当的”认识、情感和行为,在发现秘密、保守秘密、分享秘密、体验秘密、表述秘密的过程中,儿童学会了区分自我、他人和世界,并将他人和世界融入自我之中,建构起关于内部世界与外部世界的基本概念与认知,从而走向成熟和成人。

结论二:儿童在发现秘密、保守秘密、分享秘密、体验秘密、表达秘密的过程中,既充满了喜悦、激动、紧张,也充满了矛盾、困惑和迷失,既需要与成人和教师保持一定的距离,在疏远的过程中形成自立,也需要成人和教师的关爱、理解和同情,更需要一种对儿童秘密的尊重,也是对儿童人格的尊重。

结论三:成人和教育在家庭和学校的影响“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会干扰和破坏儿童秘密的形成过程,影响他的内部世界和自我的建构。教育影响和措施要与儿童保持一定的距离和空间,形成一定的平衡和张力,既要有对儿童的真正兴趣和真实关爱,又要给儿童建构自身世界的足够时间和空间。

——儿童的秘密使儿童走向成熟和成人

 
 
 
 
校址:扬州市邗江区同泰路1号 邮编:225009
版权所有 © 万博manbetx官网 2016 苏ICP备:10015509